一张废报纸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Thoki」THE SUN

发了两次被屏蔽了……

忽略某部电影还是甜的,ooc见谅,链接走评论☟

【LVSS】The Light

The Light


(三)邓布利多


汤姆用魔杖挡开向他飞来的昏迷咒,沿墙角走到他出来时的密道,迅速推门进去,反手甩了几个保护咒和混淆咒。


他快速地在密道里穿梭,回到霍格沃茨,和校长办公室门前的那座石像面面相觑。


强力爆炸咒能炸了这个石像么?汤姆面无表情地想,手指摩挲着手中的魔杖。


“喂!鼻涕精!站住别跑!伊万斯不在我终于能教训你了!”


嗯?从公共休息室偷跑出来的学生?


汤姆抬头,几个看上去像是一年级生的小孩跑了过来,确切地说,是四个追着一个跑。


后面两个长相还算好看的向前面那个瘦弱的小孩发射简单的咒语,无非就是咧嘴呼啦啦和吃鼻涕虫之类的小咒语。瘦弱的小孩回头施了一个铁甲咒保护自己,但是却没注意脚下,被偏大的袍脚绊了个趔趄。眼看就要摔在地上,后面两个小孩显然注意到了,趁机又向前面的小人发射咒语。汤姆瞥见小孩斯莱特林的校袍,千钧一发之际快步走过去接住小孩把他扶好,顺便一挥手挡开了扑面而来的咒语。


后面那个四人小团体见状停下了脚步,他们意识到这是个不好惹的家伙,又看了看他身上斯莱特林的院徽,为首的两个跺了跺脚,恨恨地瞪了汤姆一眼,转身跑了。


汤姆被瞪得莫名其妙,但也不屑于和几个小孩计较,蹲下看着面前这个低着头的小人。小孩苍白的小脸埋在半长的黑发里,瘦弱得不正常,双颊略微凹陷,像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本就高挺的鼻梁也因此而愈发突兀。头发有些油腻,袍子看上去很陈旧,而且极其并不合身,小孩穿在身上就像裹着一块被单。


汤姆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铁甲咒可不是他这个年龄能掌握的,这孩子天赋不错。


身前蹲着的这位视线很难让人忽视,小孩抿紧嘴唇,抬头瞄了他一眼,又迅速低下。他突然想起刚刚青年随手一挥就挡开了好几个魔咒,他羡慕极了,他向往这种强大的力量。于是他重新抬头看着帮了自己的青年,仿佛汤姆浑身都是金加隆。


汤姆被看得浑身不自在。他刚要开口说些什么,石像突然自己转开了,邓布利多带着他那副半月形眼镜笑盈盈地站在门口,蓝眼睛满是慈祥。


“进来坐吧,汤姆,好久不见了。”


问候老朋友一样的语气,汤姆在心中嗤笑一声。


没等汤姆回答,老人又将目光移向汤姆身边的孩子。


“斯内普先生,一年级生就能够使用铁甲咒,非常了不起,斯莱特林加五分。”他顿了顿,把头扭向一旁,“同时因为波特先生和布莱克先生不友好的行为,格兰芬多扣去十分。”


走廊尽头传来两声稚嫩的哀嚎。被夸奖了的小孩嘴角小小地弯起一个微乎其微的弧度,向邓布利多和汤姆鞠了一躬,飞快地跑开了。


汤姆站起身,向面前的校长露出一个假笑。邓布利多耸耸肩,忽略了青年的表情,示意汤姆跟着他走。


这正合汤姆的心意。他没有迟疑,跟着老人上了楼梯,进入了那个极为熟悉的房间。


校长室和自己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如果非要说有哪里不同,那就是桌子上的糖果又多了不少。


邓布利多坐在他的椅子里,汤姆走过去毫不顾忌地坐在他对面,抬头看着墙壁上的历届校长的画像。意料之中,那些老头们一个个都闭着眼睛打呼噜,一副睡得很熟的样子。


他扬扬眉毛,差点就要为这些老头鼓掌。如果他还是一年级新生的话,这些画像精湛的演技或许会骗过他,可惜了……


“相框里的校长先生们,我假设,你们更喜欢睁开眼睛听?”


老校长们略显尴尬地睁开眼睛,嘿嘿笑了几声,迅速调整姿势,端坐在椅子上。


汤姆见状,把视线移到了面前眼神锐利的现任校长身上。


“汤姆,这么急着找我?说说你的事。”


一个超级超级无趣的置顶

从今天开始要好好肝文啦,各位小可爱请多担待鸭!


这是一张废报纸,圈名清靥。文笔很渣逻辑不通,喜欢好看的以及性格好的小哥哥小姐姐,欢迎找我玩鸭!

土拨鼠尖叫!!!

眠狼:

“原来这个是你画的!终于找到作者了!”——系列。
经常有新来的小伙伴在这些图下发出感慨,于是来个合辑。
其中几张有小小的修改,存过的同学也可以再存一次新修版本啦。 

吹爆神域一家!!

糖浆:

原文来自 @:-Dane 《我的一个爱神母亲》。


昨天复联三的新预告出来啦

希望大家别太难过啦

一起来吃糖吧。


原文链接:http://weici1599.lofter.com/post/1d7f2c24_11a237eb

【LVSS】The Light

The Light
(二)食死徒

走廊里没有人,只有一些画像在窃窃私语,隐约有教授讲课的声音传来。

汤姆四下看了看,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一时又说不上来。他向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走去,沿途的画像打着呼噜,睡得东倒西歪。他有些怀念地看着周围的一切,走到公共休息室入口处,压制住自己狂跳的心,深吸一口气——

“纯血。”


画像不情愿地抬起耷拉着的眼皮,

“小子,口令——”

他刚要狠狠教训一下这个不仅说错了口令而且还打搅了自己清梦的小子,不料却对上了一双几乎让所有人都恐惧的黑眸。然而画像没有什么过多的反应,慢悠悠地眯起眼睛,拉长声线,故意大声地对面前的青年说:

“你是伏地魔。”

画像的话让汤姆有些疑惑。伏地魔?自己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谁知这句不紧不慢的腔调却让其他画像尖叫起来。

“神秘人来了!神秘人到霍格沃茨了!”

一时间,走廊里满是尖叫声。画像们到处乱跑,碰在一起撞个人仰马翻也没有心思去理会,毫无形象可言。汤姆惊讶地挑眉。神秘人?这又是谁?

他直觉不妙。抽出魔杖一挥,空中出现的数字让他当即僵在了原地。

1971年9月2日

怎么会这样?这么多年的记忆呢?为什么他什么也不知道?汤姆心里宛如一团乱麻,但直觉告诉他不能就这么愣在这。他在自己周身布下幻身咒和忽略咒,飞快地站到了角落里。

他刚站稳,不远处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个他不认识的,挽着高高发髻的女巫带着一众教师来到了他刚刚站立的地方,声音极具震慑力。

“神秘人在哪里?”

女巫面色凝重,双目盯着一幅报信的画像。

“刚刚他就在这,就站在这……”

“你确定那就是神秘人吗?”

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门口的画像不紧不慢地接过女巫的话,就像是在谈论格兰芬多被扣了几分一样悠闲,

“是的,麦格教授,就是汤姆·里德尔。还穿着校服,我就是化成灰,也不会认错那小子。”

女巫锐利的瞳孔在一瞬间放大。

“你是说,他是学生的样子?”

回答她的是画像重重的点头。麦格转过身,显得有些疑惑,但仍然大声对面前的教授们下达指令:

“现在,各位院长,请你们把所有学生带回公共休息室!没有教授允许不得外出!务必确保所有学生的安全!霍拉斯,你清点一下斯莱特林的学生,一定要看清楚里面是否混入了一个神秘人!”

教授们齐齐点头表示明白,城堡一瞬间陷入恐慌。教授高声宣布着指令,级长努力维持秩序,远处还传来了低年级学生的哭声。汤姆眉头紧蹙,无视了公共休息室入口处冲他笑得幸灾乐祸的画像,他觉得他有必要出去一趟,去了解了解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喂,小子,你小心别被邓布利多发现了。”

该死的,汤姆在心底咒骂,迟早要把这破老头烧了。

凭着对城堡的熟悉程度,他走了几条捷径,轻而易举从对角巷的某个角落里走了出来。由于咒语的原因,没有人注意到他。他对几个巫师进行摄神取念。食死徒、杀戮、魔法部……

汤姆脸色晦暗不明,皱着眉,低头梳理目前的形势,身边两个戴着兜帽的人匆匆路过,紧张的样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不动声色地跟了上去。那两个人进了古灵阁,说是要放些重要的东西。妖精要求他们说出名字并且出示魔杖以证明身份,他们偏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傲罗,执意不肯。汤姆收敛了气息,悄悄站在两个人后面,意外地发现了熟悉的魔力波动。

这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趁两个人和妖精僵持的时候,将手贴到两人拿着的黑包,引走了里面的魔力。

灵魂完整的一瞬间,汤姆觉得身心都极为舒畅,心情也更加平和。一股温和的力量抚平了他灵魂的创伤,甚至模糊了他的那些不愉快的回忆。他猜那是赫奇帕奇金杯中的魔力。

不虚此行,汤姆愉悦地走出古灵阁,嘴角扬起的弧度僵在脸上。古灵阁外一片混乱,数不清的黑影尖声笑着向人群发射成片的黑魔法咒语。毫无防备的巫师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拿出魔杖反抗却为时已晚,瞪着眼睛不甘地倒在地上,被后面的逃生的巫师踏过去,血登时就冒了出来,流了满地。闻声赶来的一小队傲罗努力反击,却最终寡不敌众,倒在血泊里。

黑影们就像看着蝼蚁一样看着慌乱的巫师们,可怖的面具遮住了他们的表情,却挡不住通身的疯狂。

“尸骨再现!”

黑暗笼罩了昔日繁华的土地,猖狂的标志凭空出现,毒蛇从骷髅未合拢的嘴里爬出来,冒着诡异的绿光。蛇信子从那血盆大口里伸出,像是要把整个世界都吞入腹中,幸存的胆小巫师被吓得失声痛哭。哭声入耳,让人心烦意乱。汤姆离开满地狼藉,面对这样的场面,他手足无措,居然不自觉地想起邓布利多的脸。

好吧,汤姆自嘲地笑笑,或许他应该去见见那位伟大的白巫师。


——分割线——

最近看了好多大大的文,我真的是……差远了,没脸见人……还想看的小天使们将就看吧,我尽力了…

【LVSS】The Light

(一)有求必应屋



“奇怪,这里面究竟是谁啊,怎么呆了这么久还不出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已经在有求必应屋门前站了很久的赫奇帕奇,直到小腿发酸的时候那扇门依旧紧闭,没有一点要开的迹象,不禁有些担忧地询问身旁的同伴。

“应该不会吧,这可是在霍格沃茨,当今魔法界最安全的地方了。就算是神秘人也不敢轻易来这的,别担心了,不会出事的。”

她的同伴在一旁宽慰着她,她却仍是皱着眉。同伴看了看表,他们已经在这花费了不少时间。见人似乎还想在这里等下去,他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

“我们先走吧,快上课了,快迟到了。”

她闻言也看了看时间,不由得惊呼一声,终是放弃了等待。走前还不死心地回头看依然紧闭的大门,她深深谈了口气,和同伴一起跑远了。

此时的屋内,一个黑发青年躺在地上,面色苍白,看上去毫无生气。过了许久,青年眼皮动了动,意识慢慢回笼。他睁开眼睛,起身,不由得因自己眼前的景象而吃了一惊。

这是……有求必应屋?我怎么会在这?

名为汤姆·里德尔的青年闭上眼睛,薄唇紧抿,仔细回忆着。脑中的记忆到1945年自己制作魂器时戛然而止,之后便是现在的处境。记忆中间的断层让他极为不安,他伸手想从巫师袍中拿出魔杖,却摸了个空。

他怎么会如此大意?魔杖竟没有随身携带?汤姆有一瞬间的惊慌,但他很快便冷静下来。不可能,他就是再怎么强大也绝不会不带魔杖,尤其还是在霍格沃茨的城堡里,这中间一定是遗漏了什么。

他用魔力检查着全身,身体并没有异常,那么只能是……

灵魂。

灵魂检测的结果出乎他的意料。本体灵魂仅仅缺失了一小部分,估计是魂器出了什么差错,让已经被分离出体外的灵魂又融合回去。而灵魂缺失的部分被一些不知名的强大力量弥补了大半。他只要再吸收一些那种魔力,就能重新拥有一个完整的灵魂。

看来情况不算太糟,汤姆想着,把记忆缺失的情况暂且当做灵魂重组出现的后遗症。他低头把玩着手上冈特家族的戒指,余光瞥见拉文克劳的冠冕,上面有魔力波动。他将手掌覆在冠冕上,尝试着将里面的魔力引到自己身上。出乎意料的是,魔力竟然完美地与灵魂融合在一起。看来之前的那些魔力也来自于类似的东西,那么只要再找到赫奇帕奇金杯和斯莱特林挂坠盒的其中之一,灵魂就能恢复到从前的样子。

思及至此,汤姆突然觉得以前的自己实在太愚蠢。吸收了四巨头的力量,还怕自己不够强大吗。永垂不朽?他以前居然会在意这种东西!他居然会看到书中提到的魂器就直接一意孤行地去做,灵魂被撕裂的感觉,他现在想想都觉得疼。

汤姆环顾四周,快步走到一小堆杂物前翻翻找找,终于找出了一根魔杖。他试着施了几个咒语,效果并不是很好。他不由得皱皱眉,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去奥利凡德那去买一根。

汤姆在偌大的屋子里慢慢踱步,目光在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上流连。霍格沃茨,这个让他学会魔法的地方,这个他七年的庇护所,他的……家。他曾经怎么会有把这里毁了的想法呢?

汤姆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恶心了一下。他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他变出个玻璃瓶,用魔杖杖尖对着太阳穴,手腕微动,一条银白色的絮状物被抽了出来,在杖尖缓慢旋转。汤姆将那条记忆甩进瓶子,看着它逐渐变得浑浊。汤姆用力将瓶子扔进一堆杂物中,瓶子在杂物堆中叮叮当当地响着,之后是一声闷响,屋子重回寂静。

汤姆沉默地盯着瓶子消失的地方看了会,而后呼出一口浊气。现在应该干点什么,而不是像个巨怪一样傻站在这里抒发感情。汤姆略微思索,决定去找挂坠盒和金杯来补齐灵魂。他用魔杖轻点身上的衣服,看着它飞快地变成霍格沃茨的校袍,而后从杂物堆中翻出一盒飞路粉,推门走了出去。


——划线——
有没有发现什么诡异的地方?

占tag抱歉,ooc是我的锅,不过汤姆的性格是私设……还有好多私设后文都会出现的,文笔渣请见谅。


最后谢谢各位看文的小可爱,你们都是天使!

【LVSS】The Light



伏地魔可能从来也不会想到,自己制作的魂器竟然会出差错。

当他将已经做好的四个魂器放在一起时,魂器微微颤动了几下,在这一瞬间,几个灵魂碎片和为一体,附于拉文克劳的冠冕之中。

伏地魔并没有发现。目光在四个魂器中流连,最终带着冠冕去了霍格沃茨,把它放在了有求必应屋。若是他回头检查一下,或许他的命运,甚至是魔法界的命运,都会因此而改变。

“伏地魔注定会失败,因为他从不会反思自己的过错。而且,他心里没有爱,也永远学不会去爱。”

邓布利多这样如是说。

但当黑眸对上黑眸,他听到他这样说——

“You are the light to my life ,Severus.I need you,and I love you.”




——划线——

占tag抱歉
新脑洞试水,有ooc,私设如山,小学生文笔,现在有那么一点点存稿,没人看的话我就不发惹……

霍格沃茨地图详细版

灯燠:

*内容来自于网络!仅为转载




-1F/地下室  


☆魔药课教室 (Potions Classroom)  


大到足以容纳两个班(约20口坩埚)


魔药课是在一间地下教室里上课。这里要比上边城堡主楼阴冷,沿墙摆放着玻璃罐,里面浸泡的动物标本更令你瑟瑟发抖(魔法石第8章)。


冰冷的水从一个出水口倾注入角落里的蓄水池中。


在冬季,学生们可以在这个房间看到他们的呼吸。


☆斯内普教授办公室 (Professor Snape’s Office)  


如果沿着从前厅下到地下教室的狭窄的石梯往下走,斯内普的办公室的入口恰好在沿楼梯底部而上的冰冷通道的一半处。斯内普的办公室与魔药教室毗邻,或者至少近得让赫敏足以在她入学第二年时就可以趁着课堂的骚乱从教室溜入办公室并返回而不会被发现。到了哈利的第四学年,斯内普给他的办公室加了一道咒语“只有巫师准入”,这样可以阻止皮皮鬼进入并插手他的财产,尽管多比能够进去并从斯内普的私人用品中窃取了鳃囊草。


斯内普习惯于让任何地方都处在昏暗的光线下。斯内普有一个壁炉(有时点燃),这壁炉显然是与霍格沃茨飞路网连通,因为他能够隔着火焰叫卢平(当时工作在霍格沃茨),并且卢平能够穿过这火焰进入斯内普的办公室。


沿着阴影中的墙壁排列着些玻璃瓶子,包括在斯内普办公桌后面的那面墙。每个瓶子里盛着一些药水(不同的瓶子药水的颜色也不同),里面泡着一些动物或植物(不同的动植物在不同的瓶子里)的粘糊糊的零碎。例如,在一个盛着紫色液体的瓶子里就泡着一只大个的死青蛙(凤凰社第26章)。


在一个角落里斯内普还有一个柜子,装着配制他药水的各种配料。斯内普的房间墙上还有一个时钟,他偶尔也会为到访者准备出一张桌子,一两把椅子。


☆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 (Slytherin Common Room)  


入口是隐藏在一面空荡荡的石墙里的一道石门,开门需要口令。


一个迷宫式的走廊让入口同通向前厅的石楼梯彻底分开(密室第12章)。


☆第五地下教室及其他


有几个三年级学生不小心把青蛙的脑浆抹在了第五地下教室的天花板上,这也说明这间教室是用来制作魔药的(密室第8章) 。


其他地下教室,其中一个大得足以开忌辰晚会。


☆厨房 (Kitchen) 


霍格沃茨的厨房直接设在霍格沃茨的礼堂下面,并且一样大小。他们有很高的天花板并且在一边有一个砖砌的壁炉。大量的铜壶和铜盘围着墙壁四周堆放。准备食物的桌子就直接摆放在楼上礼堂里的四个学院的餐桌下,当食物需要端上来时就可以神奇地穿过厨房的天花板摆到了餐桌上。厨房的工作由超过一百个家养小精灵负责。要到厨房,就要经过前厅里的主楼梯右侧的门。沿着走廊走,直到你来到画着一碗水果的那幅画。轻轻挠一挠那个梨子,它就会吃吃发笑,然后就成为一个门把手(火焰杯第21章)。


☆走廊


有门与厨房相连。


墙上的画大部分是食物。


沿着一段石台阶向下进入了一个宽敞的石走廊,很多把火炬将其照亮。


这个走廊也通向赫奇帕奇的公共休息室。


☆密室


有通道通向它,它在学校下面很深的地方,至少有部分在湖的下方。


☆存放魔法石的房间


有通道通向它,在学校下面很深的地方。


☆赫奇帕奇的公共休息室、宿舍


位于门厅里主楼梯右侧的楼梯下面。


 


1F  


☆门厅 (Entrance Hall)  


两扇橡木做的前门,向西敞开(囚徒第21章),房间宽敞而多窗,火炬通明,天花板高的几乎看不见。宽敞的大理石楼梯正对着大门(东墙)通向二楼。两扇门的右侧(南墙)通向礼堂。在东墙上有两个门,在楼梯两侧一边一个。楼梯北侧的那个门通向去往地下一层的台阶。楼梯南面的门通向赫奇帕奇的公共休息室和厨房。在左侧(北墙)上有一个门通往一个更小的接待室,新生们在那里等待被分院。


下了北墙上的台阶右手就是一个门通往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凤凰社第38章,还有密室第12章)。


四个巨大的沙漏——一个学院一个——在正对着大门的一个角落里并排嵌在壁龛里。每个沙漏里装着宝石而不是沙子,沙漏下面的圆球里的一块宝石代表那个学院当下所拥有的一分。格兰芬多的沙漏里装的是红宝石,拉文克劳的是蓝宝石,斯莱特林的是绿色的宝石(凤凰社第28章,凤凰社第38章)。根据推测赫奇帕奇的沙漏里装的应该是某种黄色宝石。


石板(混血王子第28章)。


☆礼堂 (Great Hall)  


巨大的室内,天花板是被施了魔法的,永远能够反映出外面的天空。四张长长的桌子代表四个学院。距离前厅门最近的依次是斯莱特林,然后是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挨着最远的那面墙坐着的是格兰芬多(这个顺序可以逆转,取决于你如何调整房间对着前厅的方向)。教师们都坐在高桌旁,而桌子被放在房间前方的凸起的台子上。


教工桌子后面的门可以让人从外面进入礼堂而不必穿过主要的入口(海格就是通过这个门来到格兰芬多的欢迎宴会的);但是是否与通向接待室的门是同一个门还不清楚。


大厅的窗户正对着外面的草坪(密室第5章)。


有一个与礼堂相连的更小的接待室,它的门在教工桌子后面,出了礼堂,屋内有一个壁炉和许多画像(包括胖夫人的朋友维奥莱特的画像)(火焰杯第17章)。


☆教员休息室 (Staff Room) 


长长的镶嵌着嵌板的房间,不相配的深色木椅子,大大的立柜,里面有时住着个博格特,远离前厅(魔法石第16章),可以看到石头怪兽(凤凰社第17章)。 


☆扫帚橱


远离前厅,哈利和罗恩将克拉布和高尔锁在里面(密室第12章)。


当用时间转换器来等待他们自己穿过前厅时,赫敏和哈利藏在这里(囚徒第21章)。


☆走廊


正对着进入礼堂的门,沿着这个走廊走至少有一间教室,十一号教室(凤凰社)。


从这个走廊的侧门出来就来到学生们在休息时间常呆在一起的庭院里(密室)。


☆十一号教室


在礼堂对面,有一条走廊从前厅通向十一号教室,它是个别的几个不用的教室之一。


邓布利多将这个房间布置得看上去有如来到林间的空地之中。不能轻易爬上活梯的费伦泽在这里教授占卜课,他能够随着他手的动作让光线暗淡下来并让星星呈现在天花板上(凤凰社第27章)。


☆费尔奇的办公室 (Flich’s Office)  


文件柜里收藏着处罚过的每个学生的详细资料,韦斯莱双胞胎两个人就占了整整一个抽屉。


铰链和手铐之类的东西(这些日子没有使用,但擦得亮晶晶的以备万一)


橱柜里装满没收的魔法物品


书桌和椅子


记录被处罚学生罪行的许多表格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煎鱼气味


大概是在一层,因为费尔奇带哈利“走下楼梯”去记录他搞脏城堡的“罪行”(密室第8章),而且那个被皮皮鬼在费尔奇的办公室上方打破的消失柜恰好位于第二层(凤凰社第28章)。


 


2F  


☆麻瓜研究教室


为参加麻瓜研究考试,赫敏在二层止住了脚步,而罗恩和哈利一直往上走(囚徒第16章) 。


☆麦格教授办公室 (Professor McGonagall’s Office)  


上大理石的楼梯,穿过一个过道,在二层(魔法石第15章)


她的办公室有一个带有壁炉架的壁炉,并且入口明显处于容易到达桃金娘的盥洗室的距离之内(密室第18章)。在必要的时候,这个壁炉可以与飞路网相连接(混血王子第18章) 。


至少她办公室的一个窗子可以俯瞰到魁地奇球场(囚徒第9章) 。


沿着从她的办公室到格兰芬多塔楼入口的路线上,有一些走廊就有窗子可以远眺到海格的小屋(混血王子第18章)。


从黑魔法防御术教室到麦格教授的办公室,要经过一个从黑魔法防御术教室到最近的一段向下走的楼梯之间的过道;麦格教授办公室的门就在左侧(凤凰社第12章) 。


☆黑魔法防御术教室(Defence Against Dark Arts Classroom) 


(洛哈特)带着哈利走向城堡。哈利仍被他紧紧夹着,他真希望自己知道一个巧妙的脱身咒。“一句忠告,哈利,”他们从边门走进大楼时,洛哈特像父亲一样地说,[从庭院出发,所以他们在第一层]… 洛哈特根本不听哈利结结巴巴的辩白,夹着他走过一条站满学生的走廊,[一层走廊,大概正对着礼堂] 登上楼梯。[所以如今他们在二层] …到了洛哈特的教室,他终于放开了哈利(密室第6章)。


有窗子。


有一个铁的枝型吊灯直到纳威被小精灵揪住耳朵挂在上面,而后它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密室第6章)。


☆魔法史教室


宾斯教授穿过黑板进出这个房间。


有一个窗口通过它海德薇可以进入;窗子有厚厚的玻璃和一个窄窄的窗台(凤凰社第17章)。


从宾斯教授的教室出来沿着走廊,在大理石楼梯的方向是一个能够看到海格小屋的窗子(凤凰社第17章)。


 


3F  


☆桃金娘的盥洗室 (Moarning Myrtle’s Bathroom)  


哈利确定它位于那间级长盥洗室之下三层,因此这间盥洗室毫无疑问应该在第三层(火焰杯第25章)。


在哈利的第二学年,他曾第一次来到这里,哈利感觉这是他到过的最阴暗、最沉闷的盥洗室。盥洗室里的木制的单间都已经破败不堪、年久失修了,甚至连那些石砌的水池也都剥落了。像霍格沃茨其它很多房间一样,当然也包括那个奢华的级长盥洗室,这个房间也是用蜡烛照明的,只不过那些蜡烛是装在支架上而不是做成枝形吊灯,同时因为蜡烛的数量不足使得房间显得很昏暗。


这些在一面污渍斑驳的,裂了缝的大镜子下面组成一排的水池都有铜制的水龙头,而其中一个铜龙头的侧面刻着一条小小的蛇。很显然那个特殊的龙头作为整个管道工程的一部分完全是一个伪装,它起着其它作用。实际上,如果对它发出正确的口令,那个特殊的龙头将会发光并飞快地旋转,然后整个水池从视线中消失,露出一根通往密室的粗大水管(密室第9、16章)。


☆ 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办公室


星期六的下午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晃就到了八点差五分,哈利满不情愿地拖动双脚,沿三楼走廊向洛哈特的办公室走去。他咬咬牙,敲响了房门。(密室第6章)


奇洛-不明 1991-1992


洛哈特-数不清的他自己的照片 1992-1993


卢平-格林迪洛柜子和其它在课堂上使用的生物,茶之类的东西 1993-1994


穆迪-窥镜,黑魔法探测器,七把锁的箱子 1994-1995


乌姆里奇-挂在墙上用鲜艳色彩画的脏兮兮的猫咪的盘子,带花边的小垫布和用花装饰的台布 1995-1996


 


4F


☆驼背女巫的雕像


连接着通往霍格莫德村的秘道


☆禁止入内的走廊 (Forbidden Coridor)


在那里路威看守着一扇通往魔法石隐藏地点的活板门。


☆奖品陈列室 (Trophy Room)  


霍格沃茨有一个奖品陈列室,那里存放着过去获得的全部荣誉,奖品、雕像、奖杯、盘子、盾牌和奖牌,这些都陈列在水晶展示柜里。这里还有一份包含了全部男女学生会主席的名单。陈列室和一条摆满盔甲的长廊相邻(魔法石第9章、密室第、13章)。皮皮鬼喜欢在奖品陈列室跳来跳去(囚徒第10章、火焰杯第25章)。


☆盔甲长廊(和奖品陈列室相邻)


☆魔咒课教室 (Charms Classroom)  


☆独眼女巫雕象 (Statue of one-eyed old crone)  


☆校医院


许多铺着白床单的床


庞弗雷女士的办公室


保护隐私的布帘


夜壶(罗恩曾经因为受罚而被迫擦洗它们)(囚徒第9章)




5F


从这层位于级长盥洗室下面的走廊沿着最近的楼梯就可以到达上面一层的级长盥洗室,顺着走廊走到一半,那里的墙上有一幅挂毯。这条挂毯隐藏着一道更狭窄的楼梯,这是一条可以通到两层楼以下的近路,这里还有一个捉弄人的,纳威经常忘记跳过的台阶。楼梯的底部也由一条挂毯遮挡着(火焰杯第25章) 。


☆第五层走廊


这一层有一个蒙太重新出现的盥洗室(凤凰社第28章)。


这里有一张风景画,在小天狼星布莱克袭击胖夫人后有人看见她从画中跑过(囚徒第8章)。


在五楼镜子的后面有一条通到霍格沃茨外面的秘道,但是韦斯莱双胞胎兄弟说它已经倒塌并完全堵塞住了,所以自从哈利第二学年的冬天他们就不再用它了(囚徒第10章) 。


☆图书馆


☆厄里斯魔镜屋


 


6F  


☆级长盥洗室 (Prefects’ Bathroom)  


塞德里克非常清楚地告诉了哈利怎样去级长盥洗室:“在六楼糊涂波里斯雕像左边的第四个门。”这扇门打开需要口令,并能从里面锁上。书中未提及有任何肖像或雕像在守卫这个房间的入口,很明显这扇门是自己来识别口令。不过这间盥洗室里还是有一件艺术品,在墙上挂着一张画,上面画着一个很轻浮的美人鱼。而那位在级长们洗澡时偶尔来享受偷窥感觉的桃金娘,显然并不是很喜欢她(火焰杯第23章)。


在盥洗室里面,包括墙壁、地面和唯一的陷入地面的浴池都是由雪白的大理石做成的,一个点着蜡烛的豪华枝形吊灯给房间里投下温馨的柔光,所有这些都给哈利的第一次造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长方形的浴池的大小和深度就像一个游泳池,此外还有一块跳水板。但与一般游泳池不同的是在浴池边排列着大约一百个水龙头,每个龙头的把手上都镶着一块不同颜色的宝石。每一个龙头自动喷出的是混着热水的泡泡浴液(每个不同颜色的把手都有一种不同的泡泡浴液)。一大堆松软的白毛巾放在一个墙角(火焰杯第25章)。


☆糊涂波里斯雕像


立在一条走廊上。从雕像到格莱芬塔楼最近的路线就位于这条走廊下方的一侧,而通往第五层的最近的楼梯则在相反的方向。(火焰杯第25章)      


☆马屁精格雷戈里的雕像


立在城堡东翼的一个走廊里,弗雷德和乔治在离开霍格沃茨奔向新生活之前曾经在这里制造了他们的魔法沼泽(凤凰社第29章)。


 


7F


在这一层的男生盥洗室里哈利曾经与德拉科·马尔福决斗;在这间盥洗室和通往第八层的大理石楼梯之间有一条通道(混血王子第24章) 。


 


8F  


要了解这一层的艺术品可以查看霍格沃茨非人类居住者部分的内容。在各类东西中,有一个瘦子拉克伦的雕像就放在通向第七层的楼梯的右侧(凤凰社第13章),而且沿着哈利去有求必应屋的近路的某处有一副盔甲,有求必应屋的入口就在走廊巨怪跳舞的挂毯对面。


☆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 (Gryffindor Common Room)  


位于格兰芬多塔楼底层。在第八层一条走廊的墙上挂着一幅很大的画像,画像上是一个身穿粉红色衣服的胖夫人,画像后面就是入口。如果你知道并告诉她正确的口令,她会打开墙上的圆形洞口,通往位于塔楼最底层的格莱芬多公共休息室。


公共休息室摆满了软绵绵的扶手椅,有一个壁炉和一些桌子。


公共休息室有几个窗户(凤凰社第17章)。


每个年级的男生和女生各有一个宿舍,总共14个都配有四根帷柱的床和窗户的圆形房间(虽然这些宿舍没有真正位于第八层,但是处于比公共休息室高的塔楼里面。


☆占卜教室


北塔楼的底层,圆形的房间。


通过天花板的活板门放下的梯子,可以从教室的下面进入(《囚徒》书中关于这部分内容是不正确的,而且说明通过楼梯间可以到达这个房间)。


沉闷的火焰上烧着一个大铜壶,散发着甜腻腻的烟雾。


墙壁周边摆放着很多架子:上面放满了茶具、水晶球、扑克牌等等。


小圆桌,软绵绵的扶手椅和小小的厚圆椅垫。


至少有一扇窗户,哈利曾经打开过一条缝隙,让新鲜空气进入教室(火焰杯第29章) 


☆弗利维教授办公室 (Professor Flitwick’s Office)


从西塔楼的右侧数第十三个窗户


☆走廊


在霍格沃茨城堡的第八层,悬挂着一幅移动的画着傻巴拿巴试图教巨怪跳芭蕾舞的挂毯,它的对面是有求必应屋的入口。那个走廊的一头有一扇窗户,而另一头有个巨大的花瓶。


在第八层楼梯顶部的右侧,楼梯和胖夫人肖像之间,有个瘦子拉克伦的雕像(凤凰社第13中)。


虽然在哈利的前几个学年没有说明,不过在他第六学年,提到了守卫邓不利多办公室入口的石头怪兽就在第八层的另一条走廊上(混血王子第10章)。


☆校长办公室(Headmaster’s Office)  


☆有求必应屋  


 


塔楼  


☆格兰芬多塔 (Gryffindor Tower)  


(与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相接)  


☆北塔 (North Tower)  


占卜教室和特里劳妮的住处  


☆天文塔 (Astronomy Tower)  


在哈利的第一个学年,每个星期三的午夜学生们会在那里上天文课。


除了需要拖着沉重的箱子从门厅爬上三段楼梯到塔楼下面的走廊之外,在漆黑的夜里与四位扫帚骑士在这里会面还是挺方便的(魔法石第14章)。


在天文学课上用于做观测课程的塔楼顶部,差不多在城堡前方入口的正上方;塔楼顶部有一个护栏(凤凰社第31章)。


一个陡直的旋转楼梯通往塔楼顶部(魔法石第14章、凤凰社第31章),有一扇带有铁门环把手的门通往钝锯齿形的围墙上面(混血王子第27章)。


从天文塔楼梯的底部到通向前厅的楼梯,在绕过拐角看到最终通向前厅的楼梯之前必须要经过两个走廊(混血王子第28章)。


☆西塔 (West Tower)  


猫头鹰棚屋(The Owlery)——那些学校的和学生们的猫头鹰休息的猫头鹰棚屋位于西塔楼的最顶层(火焰杯第15章)。


棚屋是一个圆形的石头房间,非常阴冷,刮着穿堂风,因为那里的窗户上都没有安玻璃。地板上到处都是稻草和猫头鹰粪便,以及猫头鹰吐出的老鼠和田鼠骨头。在直达塔楼最顶处的栖枝上,栖息着成百上千只猫头鹰,各个品种应有尽有。它们几乎都在睡觉,不过时不时地,会有一只圆溜溜的琥珀色眼睛瞪视着哈利。哈利看见海德薇栖息在一只谷仓猫头鹰和一只黄褐色猫头鹰之间,便匆匆走过去,脚踩在撒满鸟粪的地上差点儿滑倒了(火焰杯第15章)。


几只猫头鹰飞过风雪交加的天空递送邮件,它们必须在海格的照料下恢复体力,才能再次回到猫头鹰棚屋(魔法石第12章)。


在海德薇受伤之后,哈利带它去格拉普兰教授那里,她在差不多一天之内就治好了它(凤凰社第17章、凤凰社第18章)


☆拉文克劳塔楼


位于城堡的西部(凤凰社第18章)


 


教学楼外  


☆禁林 (Forbidden Forest)  


内有打人柳及神奇生物  


☆魁地奇球场 (Quidditch pitch)  


☆温室 (Greenhouses)  


☆海格的小木屋 (Hagrid’s Hut)  


☆大草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