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氧化钛白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启强】刘培强今天被迫献血了吗?








预警:

^父子爱情警告,ooc警告

^灭蚊器是我诌的好玩就vans了

^三句话一朵




1


流浪地球时代,物种灭绝早已被当作平常事来处理,人们连自己都养不活,又如何分心关注这些处在食物链中下段的生物呢?但是偏有那么几种令人生厌的物种顽强得很,过了这么久仍然坚强地在人们面前晃悠,比如——




“韩朵朵!你进门的时候动作就不能利索点吗?放进来多少蚊子了都!”




“胡说!你是被叮了还是怎么着,凭什么说我放蚊子!”




“要证据是吧?”




刘启一把拉过身后试图悄悄溜走的刘培强,指着男人的胳膊让女孩看:“自己看!还没有?这两天出门最多的就是你!你看看把刘培强叮成什么样了!点着蚊香都不管用!”




男人胳膊上的红肿绝不少于十个,一个个矗立在人的胳膊上,加之刘培强常年不晒太阳,本身又是令人嫉妒的冷白皮,蚊子包在这样的一截胳膊上尤为明显,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韩朵朵不忍心再看了,低下头安静如鸡。




然而刘启并不打算放过她。




“这还只是胳膊上的,他手上腿上脚上全是包,都快成包包大人了都。前两天脖子上还有,我莫名其妙就被该死的中国心喊了一天的禽兽。这我也就忍了,问题是连屁股上——”




“刘启!”




刘培强满脸通红,试图打断刘启的危险发言,但刘启显然没把他那把软软糯糯毫无威慑力的奶音当回事,眼看还要继续往下说,于是男人抬手捂住青年的嘴。谁料刘启轻飘飘地看他一眼,刘培强暗道不好就要抽回手,可惜晚了一步,刘启的舌头已经与他的掌心亲密接触,这下刘培强连脖子都红了。




刘启:计划通




韩朵朵:我淦您父……算了不敢




韩朵朵看着对面逐渐开始少儿不宜的两个人,卑微地转身出门了。生活不易,朵朵叹气,在踏上寻找李一一的道路的韩朵朵同学如是想。




2


调戏完老父亲的刘启神清气爽,但同时也没忘那群该死的蚊子。思来想去,刘启又坐在了他的工作台前,埋头写写画画,完全不理会床上躺着的老父亲故意发出的声音。




刘培强在床上扭动了许久,看着儿子无情的背影,终是忍不住出了声:“那个……刘启,能把爸爸放开吗……”




刘启连眼皮都没动:“不行,放开你你又要挠了,挠破了你难受,我心疼。”




“那爸爸保证不挠!挠了就……就任你处置!”刘培强眼一闭心一横,难得磕巴地开口保证。




刘启猛地回身,双手撑在刘培强头两侧,一言不发地盯着身下男人揉进了银河的双眸。刘培强被青年堪称平静的眼神看着,脸竟然开始不由自主地发烫。他懊恼地想用手遮住自己泛红的脸,却被绑在床头的绳子禁锢住,动弹不得。行吧,刘培强心里想着,这能这样了。他深深叹了一口气,伸长了脖子凑到刘启嘴边讨好地亲了亲,头在青年颈窝上蹭了蹭去。




刘启也跟着叹了口气,看着怀里拱来拱去的毛茸茸的脑袋,心软了。他探身把绳子解开,转而低头,双手捏上刘培强柔软的脸颊,“我放开你了,但我有个条件。”刘培强眼睛蓦地亮了:“什么条件?”




刘启的笑容让刘培强后背一凉,还没来得及起身,就已经被刘启像抱小孩一样抱起来,而后就着这个姿势坐在了椅子上,刘培强的屁股落在了刘启的大腿上。这姿势有点奇怪,刘培强不自觉地扭动两下。




“别动,在我把灭蚊器做出来之前,我工作的时候你就坐这,跑一次我干你一次。蚊子包也一样,你可以试试。”刘启漫不经心地威胁身上坐着的老父亲。




自作孽不可活,刘培强算是感受到了。他秉承着既来之则安之的理念,伸手环上刘启的脖子,两条腿夹住刘启的腰,下巴放在刘启肩膀上,盯着对面的墙发呆。




刘启右手握笔,左手一下一下轻抚着男人的背,嘴里哼着不知名的调子,很快便感觉到怀里的身体越来越放松,呼吸逐渐均匀。




于是韩朵朵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刘叔叔小孩一样窝在刘启怀里睡觉的可爱场景。女孩晃晃手里的小瓶子,自觉地压低声音:“户口,姥爷说这个药止痒效果特别好,我给刘叔叔买回来了,给你放桌上了啊。”刘启点点头表示收到,向女孩做了个夸张的口型:谢谢。




韩朵朵往前走了两步,弯下腰。她刘叔叔的胡子早被刘启威逼利诱按着刮了,一张娃娃脸本就极其可爱,此刻又睡着,脸上的软肉挤在一起,把她的心都萌化了。她拿出手机对着男人的脸连拍几张,而后小心翼翼地伸手戳了戳,在刘启的手推到她头上之前飞快地溜出去了。




3


不出两个星期,刘启的灭蚊器新鲜出炉。虽然他还想多抱抱刘培强,但是他也实在舍不得父亲再受蚊子的折磨。刘启打了个哈欠,为了做这个他连续熬了几天的夜,现在简直比国宝还国宝。




刘培强愧疚得不行,伸手在刘启眼睛下方摩挲了半天。刘启当然知道他什么想法,无言地捉住他的手包在手里,在男人皱着的眉间落下一吻,而后牵着他的手来到工作台前,“看,感应式捕蚊器,专为刘培强而造。”




刘培强顺着刘启的指引一看,没忍住笑出了声。捕蚊器被做成了太阳时代巴啦啦小魔仙的样子,但是脸却明显是韩朵朵的样子。




“爸,我跟你说啊,这个捕蚊器可以捕捉到那些虫子的行踪,里面有一个小型电网,下面呢是个盒子,用来放虫子的骨灰,虽然这些东西没骨头。”刘启说着,手里的小东西已经锁定了目标,冲着天花板上停着的蚊子飞过去。“我给它做了个动力装置,能自己飞过去找蚊子,晚上还能发光,差不多就是一个能动的灭蚊灯。”




刘培强露出赞许的目光,还没来得及开口夸两句,韩朵朵跑进来了,“户口,你的灭蚊器做好啦?在哪呢快让我看看!”刘启向韩朵朵头顶努努嘴,女孩一抬头,看见的就是Q版的自己张嘴吃蚊子的景象。




韩朵朵目瞪口呆:???




跟着韩朵朵进来的李一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朵朵我没笑,我受过专业的训练,一般不会笑,除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韩朵朵咬牙切齿,转身踹了一脚笑到抽筋的男朋友,而后对一脸挑衅的哥哥放狠话:“刘户口,我韩朵朵今天就逆了你的cp。”刘启毫不留情地反击:“自己想想就得了,逆cp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至于灭蚊器,自己放进来的蚊子自己解决咯,你想要的话我给你做个李一一的,就当报答你的药膏了。”




李一一猛然噎住,眼巴巴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可惜韩朵朵只赏赐给他一个和刘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眼神,“好,谢谢户口。”




这次换李一一目瞪口呆了。“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韩朵朵在他面前蹲下来,“好好吃蚊子吧,李、长、条!”




后记:


刘启最后还是干了个爽,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是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韩小姐告诉我的。哦她还说了,她刘叔叔的脸真的很软。









其实一个人坐着,看太阳逐渐照亮整座城市的感觉真的很好,清晨并不那么忙碌,若是在飞速流逝的大把时光里捉住一点来享受,身心都能获得平静。但是又会希望这个时候能有一人坐在自己旁边,开口也好无言也罢,总归自己不是孤独的,是有人知道自己的存在的。

六月七日

*父子爱情

*全员生还定

*一朵提及

*我流启强,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演员

*祝大家端午安康,考生金榜题名,刘启67’s day快乐




“嗯?今天已经6月7号了吗……”


刘培强在收拾房间时无意间看到墙上的电子钟,忽然想到些什么。他揉揉因劳累许久而酸疼的腰,扭头和房间角落里坐着的人说话。


“刘启,刘启?来,你过来一下,今天高考了,我们给考生录个加油的视频好吗?”


刘启抬头看了男人一眼,勾了勾嘴角,放下手里的零件,听话地起身走到父亲身边,手却不老实地搂上人的腰,低头在人嘴角亲了一口。


刘培强耳朵有些红,舌尖无意识地伸出来舔了舔嘴唇。他拿出手机递到刘启手里,刘启会意,调整好软件,抬高手臂,让二人都能出现在拍摄范围内。


“开始了,爸。”


“嗯……各位高考考生好,我是中国航天员刘培强。无数次大大小小的考试,一沓沓密密麻麻的草稿纸,一个个晚睡早起的深夜和清晨…坚持了这么久,拼搏岁月里的每一丝努力,都将汇聚成光,点亮今天的你。上考场之前,深呼吸,为不曾言弃的自己鼓劲。祝大家金榜题名!”


刘启听着刘培强官方化的话,忍俊不禁。刘培强紧张了,刘启愉悦地笑笑,不动声色地向人的身侧摸去,不出意料地抓住了一只攥紧了的拳头。刘启伸开五指,将刘培强的手整个包在自己手中,拇指安抚性地摩挲两下,感觉到他渐渐放松下来,这才开口。


“你们好,我是刘启。今天你们高考,都给哥好好考听见没?我知道你们都很厉害,虽然不像哥这么天才吧,但我知道你们肯定能考好。出分之后,今年的状元过来联系我,哥请吃饭。”


而后不等刘培强再说话,迅速停止了视频录制。刘培强抬手轻轻点了点刘启的鼻尖:


“爸爸还没说完呢,你怎么这么快就关了。”


刘启撇撇嘴,用嘴唇包住牙,在刘培强鼻尖上咬了一口,复而又亲了亲。他把头放在男人颈窝,双手环着人的腰,无言地撒着娇。


刘培强失笑,伸手回抱住青年。良久,他轻轻拍拍刘启的背,刘启不情不愿地松开怀里的父亲,坐到沙发上开始编辑微博。刘培强则转身走进厨房,动手做午餐。


刘启有一个微博账号,平时分享一些自己的生活视频。他和刘培强都是英雄人物,加之又长着刀削斧凿般的五官,因此格外受欢迎。他刚把视频发出去没几分钟,便收到了一万多条留言。



启V:高考给哥好好考【视频】



评论 19067

户口正面上我: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男朋友和公公也太贴心了吧!祝所有考生金榜题名!

赔钱的人民币:赔钱爸爸好温柔啊!户口好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祝考生们考出好成绩!

二氧化钛白:看看这个视频!!!谁考不好我把谁的头拧下来!!!

北京第三区交通委V:考试千万条,诚信第一条,高考不规范,你会两行泪



刘启翻着评论,忽然看到一条———


糊你一脸泡泡糖:感谢各位考生,让我看到了户口拉了培强爸爸的手。


刘启打心底里佩服这个粉丝,于是切了小号,给这条评论点了个赞,而后放下手机,回到工作台前继续他的工作。


“儿子,帮爸爸叫姥爷和朵朵回来可以吗?爸爸这实在走不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刘培强的声音传到刘启耳朵里。


刘启看看表,时针已然指在了十二点。刘启把手中的机械设备搁置在一边,洗了洗手,刚准备擦干手出门,便听到防盗门被开启的声音。他从卫生间探出头,看着韩子昂和韩朵朵拎着两三大包东西进门。刘启随意地把手在毛巾上抹了抹,迈着长腿走到两人身边接过分量不轻的袋子,提起来看了看,全是零食。刘启的头一个比两个大,扭头就开始数落妹妹。


“吃吃吃,成天到晚就知道吃,小心找不到男朋友。别跟我提李一一,你自己低头看看,你都快比他胖了。”


韩朵朵张了张嘴,发现自己一个字也怼不回去,只能哭丧着脸去找刘培强。


“刘叔叔———你看户口又欺负我了!”


刘培强摸摸小姑娘的头,无奈地对一脸挑衅的刘启说:


“朵朵正长身体呢,就让她吃吧,况且朵朵也不胖。再说,朵朵才多大,哪来的什么男朋友,嗯?”


刘启看着韩朵朵扬起的眉毛气得牙痒痒,他两部迈到韩朵朵旁边,拎着她的领子把她拎到门外,在小姑娘开口之前把厨房门关上,顺便落了锁。


韩朵朵摸摸差点被拍到的鼻子,狠狠地瞪了一眼紧闭的门,转身去和坐在一边吃瓜的韩子昂诉苦:


“爷爷你看他!”


韩子昂笑得风轻云淡:


“我觉得户口说的有道理。”


韩朵朵:……


厨房里,刘培强正把粽子从锅里捞出来,刘启在一旁拿起一个粽子,用冷水冲了冲,等它不烫了,这才剥开粽叶,对着散发着甜香的糯米咬了上去。


甜味在口腔中蔓延,刘启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刘培强的侧脸。男人逆光站着,面部轮廓清晰,温柔却又刚毅,看得刘启心里发痒。


跟他一样甜。


刘启漫不经心地嚼着口中的食物,如是想。


刘培强捞完粽子便看到刘启吃粽子的场景,笑着摇摇头,上前戳戳刘启因咀嚼而一鼓一鼓的脸颊。


“饿啦?正好爸爸做好饭了,我们出去吃。”


刘启咽下粽子,把剩下的一股脑塞到嘴里,而后抚上刘培强的脖子,对着那两片薄唇吻了下去。


刘启的舌头顺利地进入刘培强的口腔,将糯米推了进去,坏心地用舌头在男人嘴里捣乱。但又怕把人呛到,还是见好就收,直起身无辜地看着刘培强微红的面颊。


“我觉得这粽子特别好吃,想给你尝尝。”


刘培强红着脸把粽子咽下去,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短促的气音回复他。


刘启忍不住把男人拥入怀中,在人嘴上一下又一下地啄吻,复而揉揉人的娃娃脸,怎么都爱不够。刘培强拉下刘启的一只手,用指尖轻轻写着字。


打破这一切的是门外一老一小幽怨的声音。


“刘户口,你再不出来,你妹就饿死了。”


“培强,饭好了吗?可别都让户口那臭小子吃了独食。”


刘培强这才反应过来,用另一只手拍了拍刘启的手,抬手摸摸刘启的头发,踮脚在青年嘴角飞快地亲了一下,端了盘子打开门落荒而逃。刘启站在原地,露出了今天最灿烂的笑容。


方才刘培强用手指在他手心里写,67’s day。刘启又摊开手,掌心静静躺着一枚,刻着刘启二字的戒指。







一个小小的彩蛋———

入夜,韩朵朵看着自己被刘启小号点了赞的评论,深深地叹了口气。






注:^划线部分来源于人民日报官博文案

刘启辞典








*灵感来源于《魔鬼辞典》,这个辞典超有趣推荐各位去看!

*在下英语残废,词汇量不足还请见谅

*熟词僻意


预警:*某些词汇翻译源于网络,和字典可能有出入,还请见谅








astronomical-天文数字,极大的


一个刘启用来表达他对刘培强的爱的词汇。




background-背景


刘启见到刘培强之后的其他人。




charming-迷人的,可爱的


刘启用来形容刘培强的词汇。




delight-高兴


刘培强出现在刘启视野范围内时刘启内心的自然反应。




embrace-拥抱


刘启和刘培强的日常活动之一。




father-父亲,爸爸


刘启对刘培强的称呼,常用于某种双人运动时。




god-神


准确表达刘培强在刘启心中的地位。




hell-地狱


用来形容刘培强不在刘启身边的生活。




initiative-主动权


进行双人运动时刘启最爱的东西,转赠给刘培强他也没有意见。




jam-使堵塞,使塞满


刘启使刘培强又爱又恨的行为之一。




knife-用刀切


木星危机时刘启内心的感觉。




lollipop-棒棒糖


刘启常给刘培强吃的东西。




measure-尺寸


刘启对自己某个器官最为骄傲的地方。




natural-自然的事情


刘启把自己爱上刘培强这一事情归到了这个类型的事件中。




omega-欧米伽


原意是终了,但刘启所想和各位是相同的,用于形容刘培强的词语。




possessiveness-占有欲


刘启对刘培强不由自主产生的倾向之一。




quiet-安静的,温顺的


用于形容刘启眼中的刘培强。




rabbit-兔子


刘启眼中刘培强的形象。




star-星星


刘启心里的伤疤的来源。




tight-紧的


刘启用来形容刘培强某个器官的词语。




universe-宇宙


刘启用来盛放对刘培强的爱意的容器,但在他看来仍然不够。




versatile-万能的


刘启用来形容刘培强的词汇之一。




wind-缠绕


刘启的行为之一,独属于刘培强。




xanadu-世外桃源


用于形容刘启和刘培强的家。




yellow-黄色的


用于形容刘启脑内想法的词语。




zip-活力,精力


这个东西是见到刘培强后的刘启永远不会缺少的。



Ps:希望lof不会抓住我在开婴儿学步车的证据

人类迷惑行为大赏(二)








是的我又来了,沙雕段子令人快乐!




—————start—————


14


有天刘培强被小混混摸了屁股,肌肉记忆使他毫不犹豫地把那倒霉孩子的手腕卸了。




15


后来倒霉孩子的小弟来找刘培强算账,打头的那个被忍无可忍的他一脚踹出去七米五。


三秒过后,刘培强面前多了一大片人,跪着的那种。




16


刘启某次出任务,非要刘培强跟着。路上碰到了打劫的,人手一根钢管威胁他们。


刘培强把刘启拉到身后,冲对方露出一个微笑。


打劫的后背发冷:“哥,你想看钢管舞吗?”




17


刘启一直觉得刘培强像只兔子,并且很疑惑他为什么没有被吃干抹净。直到他被迫欣赏了那支钢管舞之后他才知道为什么。


刘启:还挺……奶凶奶凶的




18


刘启买了对情侣手环,送了一个给刘培强。刘培强喜欢得不得了,但是自己工作带着不方便,还怕弄丢,于是他把手环戴在了脚腕上,还挺合适。


一旁围观全程的刘启:这谁顶得住???




19


韩朵朵崴脚时的刘启:“好惨一女的”


刘培强崴脚时的刘启:一把抱起刘培强就往医院冲


韩朵朵:呵




20


刘启翻了很多太阳时代的形容词,终于找到一个适合刘培强的:


萌到吐奶


这也是为数不多的观点能和韩朵朵达成一致的时候




21


自从刘启知道刘培强的武力值之后就每天要求刘培强训练自己,刘培强欣慰之余也不得不接受自己身体大不如前的事实。终于某天他忍不住对着刘启说了一声:


“刘启,爸爸快被你折腾死了……”


于是刘启收到了来自韩姓爷孙的复杂的目光。




22


韩朵朵看太阳时代的电视剧,发现剧里爷爷的形象和自己爷爷的形象相去甚远,直到她陪韩子昂参加同学聚会。




老奶奶A:“我跟你们说我老公住我隔壁!我现在好幸福1551”


老奶奶B:“我现在也是!我两个老公在一起了!!就住我楼下!”


韩朵朵:……哇哦


又一次摸鱼……




至少这次能看出来是谁了

他的眼睛














来自垃圾选手的自动笔摸鱼

只要我不说就没人能看出来这是谁系列





(不会画嘴不会画头发的卑微现场



人类迷惑行为大赏(一)








一点段子,沙雕网友的产物,祝大家看得开心,看得愉快




———————start————————


1


韩朵朵去了趟地面,逃课逃得越来越频繁,成绩居然奇迹般地越来越好。


难不成学校该多组织学生到地面上去实践活动?韩朵朵班主任实名疑惑。




2


刘培强跪坐在地上收拾东西,时间长了膝盖有些疼。于是他把小腿分开,屁股轻轻松松坐到了地上。身后突然传来三声woc,刘培强回头,他儿子女儿老丈人神情微妙地看着他。

刘培强四下看了看,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哪不对。




3


刘培强不明白为什么韩朵朵总用好O一男的来形容他。是他年纪大跟不上年轻人的潮流了吗?但是为什么韩子昂看上去很懂的样子啊?




4


从空间站回到地球后,死里逃生的马卡洛夫送给刘培强一瓶伏加特,一直与刘培强保持联系的Moss因此有三个小时没理他。




5


韩朵朵写的启强文和莫强求文被刘启发现了,他用蚯蚓干威胁她不准再写莫强求,顺带给了她一袋榴莲味的催更启强文。粉丝接到韩朵朵的弃坑通知后来问她原因,


韩朵朵:为了生活。




6


刘培强夸奖韩朵朵写文剪辑画图样样精通的本领,只是韩朵朵没好意思说她学会这些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7


Tim觉得刘启母胎solo过于可怜,于是把自己的撩妹经验分享给他。后来他发现刘启把这些东西全部用在了刘培强身上。


Tim:刘启你个禽兽!


当然是在心里骂的。




8


学生们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临时来代课的李一一老师不管韩朵朵上课睡觉,还让他们回答问题的时候小点声。




9


前几天人们学着太阳时代的追星族搞了个什么流浪时代亚洲最帅面孔投票,刘启的自信在看结果时碎了个彻底


刘·实名自闭·启




10


刘启强制性地按着刘培强给他刮了胡子,韩朵朵有好多天说什么也不肯叫他刘叔叔。


刘培强委屈,刘培强不明白,但刘培强不说。




11


雷一第一次见刘培强是在他刮了胡子之后,没认出来航天英雄直接上前调戏了两句,被后面跟着的刘启按着打了一顿。


雷一:咱也不明白,咱也不敢问




12


刘培强回来当天,由于上学(被刘启威胁)的缘故错过了接他的韩朵朵后来听韩子昂说,刘培强是被刘启扛回来的。




13


刘启一直认为刘培强除了生孩子什么都会,直到他听到他爸唱歌。


但其实还挺可爱的。

我哭得好大声

人止:

The Other Side Of Paradise

尝试下另一种思路可能性的老头

有空补个上色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