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氧化钛白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LVSS】The Light

(一)有求必应屋



“奇怪,这里面究竟是谁啊,怎么呆了这么久还不出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已经在有求必应屋门前站了很久的赫奇帕奇,直到小腿发酸的时候那扇门依旧紧闭,没有一点要开的迹象,不禁有些担忧地询问身旁的同伴。

“应该不会吧,这可是在霍格沃茨,当今魔法界最安全的地方了。就算是神秘人也不敢轻易来这的,别担心了,不会出事的。”

她的同伴在一旁宽慰着她,她却仍是皱着眉。同伴看了看表,他们已经在这花费了不少时间。见人似乎还想在这里等下去,他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

“我们先走吧,快上课了,快迟到了。”

她闻言也看了看时间,不由得惊呼一声,终是放弃了等待。走前还不死心地回头看依然紧闭的大门,她深深谈了口气,和同伴一起跑远了。

此时的屋内,一个黑发青年躺在地上,面色苍白,看上去毫无生气。过了许久,青年眼皮动了动,意识慢慢回笼。他睁开眼睛,起身,不由得因自己眼前的景象而吃了一惊。

这是……有求必应屋?我怎么会在这?

名为汤姆·里德尔的青年闭上眼睛,薄唇紧抿,仔细回忆着。脑中的记忆到1945年自己制作魂器时戛然而止,之后便是现在的处境。记忆中间的断层让他极为不安,他伸手想从巫师袍中拿出魔杖,却摸了个空。

他怎么会如此大意?魔杖竟没有随身携带?汤姆有一瞬间的惊慌,但他很快便冷静下来。不可能,他就是再怎么强大也绝不会不带魔杖,尤其还是在霍格沃茨的城堡里,这中间一定是遗漏了什么。

他用魔力检查着全身,身体并没有异常,那么只能是……

灵魂。

灵魂检测的结果出乎他的意料。本体灵魂仅仅缺失了一小部分,估计是魂器出了什么差错,让已经被分离出体外的灵魂又融合回去。而灵魂缺失的部分被一些不知名的强大力量弥补了大半。他只要再吸收一些那种魔力,就能重新拥有一个完整的灵魂。

看来情况不算太糟,汤姆想着,把记忆缺失的情况暂且当做灵魂重组出现的后遗症。他低头把玩着手上冈特家族的戒指,余光瞥见拉文克劳的冠冕,上面有魔力波动。他将手掌覆在冠冕上,尝试着将里面的魔力引到自己身上。出乎意料的是,魔力竟然完美地与灵魂融合在一起。看来之前的那些魔力也来自于类似的东西,那么只要再找到赫奇帕奇金杯和斯莱特林挂坠盒的其中之一,灵魂就能恢复到从前的样子。

思及至此,汤姆突然觉得以前的自己实在太愚蠢。吸收了四巨头的力量,还怕自己不够强大吗。永垂不朽?他以前居然会在意这种东西!他居然会看到书中提到的魂器就直接一意孤行地去做,灵魂被撕裂的感觉,他现在想想都觉得疼。

汤姆环顾四周,快步走到一小堆杂物前翻翻找找,终于找出了一根魔杖。他试着施了几个咒语,效果并不是很好。他不由得皱皱眉,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去奥利凡德那去买一根。

汤姆在偌大的屋子里慢慢踱步,目光在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上流连。霍格沃茨,这个让他学会魔法的地方,这个他七年的庇护所,他的……家。他曾经怎么会有把这里毁了的想法呢?

汤姆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恶心了一下。他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他变出个玻璃瓶,用魔杖杖尖对着太阳穴,手腕微动,一条银白色的絮状物被抽了出来,在杖尖缓慢旋转。汤姆将那条记忆甩进瓶子,看着它逐渐变得浑浊。汤姆用力将瓶子扔进一堆杂物中,瓶子在杂物堆中叮叮当当地响着,之后是一声闷响,屋子重回寂静。

汤姆沉默地盯着瓶子消失的地方看了会,而后呼出一口浊气。现在应该干点什么,而不是像个巨怪一样傻站在这里抒发感情。汤姆略微思索,决定去找挂坠盒和金杯来补齐灵魂。他用魔杖轻点身上的衣服,看着它飞快地变成霍格沃茨的校袍,而后从杂物堆中翻出一盒飞路粉,推门走了出去。


——划线——
有没有发现什么诡异的地方?

占tag抱歉,ooc是我的锅,不过汤姆的性格是私设……还有好多私设后文都会出现的,文笔渣请见谅。


最后谢谢各位看文的小可爱,你们都是天使!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