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废报纸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LVSS】The Light

The Light
(二)食死徒

走廊里没有人,只有一些画像在窃窃私语,隐约有教授讲课的声音传来。

汤姆四下看了看,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一时又说不上来。他向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走去,沿途的画像打着呼噜,睡得东倒西歪。他有些怀念地看着周围的一切,走到公共休息室入口处,压制住自己狂跳的心,深吸一口气——

“纯血。”


画像不情愿地抬起耷拉着的眼皮,

“小子,口令——”

他刚要狠狠教训一下这个不仅说错了口令而且还打搅了自己清梦的小子,不料却对上了一双几乎让所有人都恐惧的黑眸。然而画像没有什么过多的反应,慢悠悠地眯起眼睛,拉长声线,故意大声地对面前的青年说:

“你是伏地魔。”

画像的话让汤姆有些疑惑。伏地魔?自己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谁知这句不紧不慢的腔调却让其他画像尖叫起来。

“神秘人来了!神秘人到霍格沃茨了!”

一时间,走廊里满是尖叫声。画像们到处乱跑,碰在一起撞个人仰马翻也没有心思去理会,毫无形象可言。汤姆惊讶地挑眉。神秘人?这又是谁?

他直觉不妙。抽出魔杖一挥,空中出现的数字让他当即僵在了原地。

1971年9月2日

怎么会这样?这么多年的记忆呢?为什么他什么也不知道?汤姆心里宛如一团乱麻,但直觉告诉他不能就这么愣在这。他在自己周身布下幻身咒和忽略咒,飞快地站到了角落里。

他刚站稳,不远处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个他不认识的,挽着高高发髻的女巫带着一众教师来到了他刚刚站立的地方,声音极具震慑力。

“神秘人在哪里?”

女巫面色凝重,双目盯着一幅报信的画像。

“刚刚他就在这,就站在这……”

“你确定那就是神秘人吗?”

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门口的画像不紧不慢地接过女巫的话,就像是在谈论格兰芬多被扣了几分一样悠闲,

“是的,麦格教授,就是汤姆·里德尔。还穿着校服,我就是化成灰,也不会认错那小子。”

女巫锐利的瞳孔在一瞬间放大。

“你是说,他是学生的样子?”

回答她的是画像重重的点头。麦格转过身,显得有些疑惑,但仍然大声对面前的教授们下达指令:

“现在,各位院长,请你们把所有学生带回公共休息室!没有教授允许不得外出!务必确保所有学生的安全!霍拉斯,你清点一下斯莱特林的学生,一定要看清楚里面是否混入了一个神秘人!”

教授们齐齐点头表示明白,城堡一瞬间陷入恐慌。教授高声宣布着指令,级长努力维持秩序,远处还传来了低年级学生的哭声。汤姆眉头紧蹙,无视了公共休息室入口处冲他笑得幸灾乐祸的画像,他觉得他有必要出去一趟,去了解了解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喂,小子,你小心别被邓布利多发现了。”

该死的,汤姆在心底咒骂,迟早要把这破老头烧了。

凭着对城堡的熟悉程度,他走了几条捷径,轻而易举从对角巷的某个角落里走了出来。由于咒语的原因,没有人注意到他。他对几个巫师进行摄神取念。食死徒、杀戮、魔法部……

汤姆脸色晦暗不明,皱着眉,低头梳理目前的形势,身边两个戴着兜帽的人匆匆路过,紧张的样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不动声色地跟了上去。那两个人进了古灵阁,说是要放些重要的东西。妖精要求他们说出名字并且出示魔杖以证明身份,他们偏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傲罗,执意不肯。汤姆收敛了气息,悄悄站在两个人后面,意外地发现了熟悉的魔力波动。

这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趁两个人和妖精僵持的时候,将手贴到两人拿着的黑包,引走了里面的魔力。

灵魂完整的一瞬间,汤姆觉得身心都极为舒畅,心情也更加平和。一股温和的力量抚平了他灵魂的创伤,甚至模糊了他的那些不愉快的回忆。他猜那是赫奇帕奇金杯中的魔力。

不虚此行,汤姆愉悦地走出古灵阁,嘴角扬起的弧度僵在脸上。古灵阁外一片混乱,数不清的黑影尖声笑着向人群发射成片的黑魔法咒语。毫无防备的巫师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拿出魔杖反抗却为时已晚,瞪着眼睛不甘地倒在地上,被后面的逃生的巫师踏过去,血登时就冒了出来,流了满地。闻声赶来的一小队傲罗努力反击,却最终寡不敌众,倒在血泊里。

黑影们就像看着蝼蚁一样看着慌乱的巫师们,可怖的面具遮住了他们的表情,却挡不住通身的疯狂。

“尸骨再现!”

黑暗笼罩了昔日繁华的土地,猖狂的标志凭空出现,毒蛇从骷髅未合拢的嘴里爬出来,冒着诡异的绿光。蛇信子从那血盆大口里伸出,像是要把整个世界都吞入腹中,幸存的胆小巫师被吓得失声痛哭。哭声入耳,让人心烦意乱。汤姆离开满地狼藉,面对这样的场面,他手足无措,居然不自觉地想起邓布利多的脸。

好吧,汤姆自嘲地笑笑,或许他应该去见见那位伟大的白巫师。


——分割线——

最近看了好多大大的文,我真的是……差远了,没脸见人……还想看的小天使们将就看吧,我尽力了…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