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氧化钛白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胡霍」哮喘

华哥结婚也不能阻挡我萌胡霍!胡在霍在胡霍就在!胡霍永远不毕业啦啦啦!
借用华哥哮喘梗,但在度娘上有些人说哮喘有些人说支气管炎但我对哮喘比较熟所以果断选用哮喘,勿上升真人!!!文笔不好请多指教!

(*ゝ_●・*)ノ=s=t=a=r=t===============

霍建华哮喘复发了。

踉踉跄跄地找到药,喷雾剂的苦涩让他紧紧地蹙着眉。他一向不喜欢吃药,对药物产生的依赖让他恐惧。可这次的病来得要比以往都严重许多,他破天荒地哭了。大口大口地呼吸总是满足不了肺部对氧气的需求,胸口闷闷的很难受,脖子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遏制着,仿佛下一秒就会散手人寰。

拿药的动作已经耗尽他全部的气力,他蜷缩着身体,感觉微微好受了些。静谧的房子里只听得到霍建华因哮喘而引发的啰音。胡歌已经三天没有来过了。霍建华闭上眼,遮住了他眼中的失落。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清脆的“咔哒”一声,霍建华条件反射地直起身,但又因身体不适而咳嗽不已,整个身子几乎蜷缩成了虾米。艰难地抬起头,胡歌写满担忧的脸就出现在了眼前。

泪水被温厚的手掌拭去,感觉自己被人小心地抱了起来,霍建华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


“你还是来了。”


胡歌不语,慢慢地将霍建华放在床上坐着,在他身后塞了几个靠枕。


“我才离开你几天你就病成这样,要是我真的走了,你⋯⋯”胡歌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人打断。

“谁让你走了!咳咳咳⋯⋯”霍建华气急,又干咳起来。


“好好好,我不走我不走,看把你急的!”胡歌急忙用手给霍建华顺气,让他好受些。


霍建华缓缓地呼吸了几下,闭着眼睛准确地找到爱人,挪进了那个熟悉的怀抱。


胡歌低头,看到爱人用头在自己胸口磨蹭着,毛茸茸的头发在自己的鼻子上晃来晃去,活像一只猫。


轻轻抚摸着人的后脖颈,柔声问道:“吃药了吗?”
“吃了。”霍建华嘟囔着。


“那就睡吧,我陪着你。”胡歌轻笑,哄孩子一般小幅度拍打着怀里人的背。


“嗯,我爱你。”霍建华又在爱人怀里蹭了蹭,在熟悉的温暖的包裹下沉沉睡去。


胡歌目光温柔地看着怀里的人,抚平爱人紧蹙的眉,俯身轻吻爱人的唇角。


“我也爱你。”


-END-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