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废报纸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飞画」无题

◎题目灵感来源于李商隐的《无题》
◎其实一直很萌子画变小的梗🙈🙈
◎神界第一大将军×仙界第一上仙⋯⋯的小时候(?)
◎文笔不好请见谅
(*ゝ_●・*)ノ=s=t=a=r=t=========

第一章
自邪剑仙一战后,景天以自己的阳寿换来了许多因此战而死去之人的性命。后来他如愿得到了永安当,成为了了渝州首富,却也难逃天命,与唐雪见成亲五个月后便逝世。虽说景天阳寿已尽,但却在死后被天帝召上神界,消除属于景天的所有记忆,变为了冷峻的神界第一大将军------飞蓬。

再说那徐长卿,邪剑仙一战后成为蜀山掌门,自此便一心修仙。由于他天分极高,又刻苦好学,百余年后便位列仙班,飞升同时也被消除了前世所有记忆,并改名为白子画,成为长留掌门人,蜀山则由常胤代理。

然而,却鲜少有人知道,这景天与徐长卿心中那个只属于他们二人的秘密。

三百余年后,妖、魔二界联合,大举进攻人界,打破了六界的祥和。人界混沌一片,神、仙二界也不得安宁。无奈之下,两界共同商议后由飞蓬与白子画一同前往人界,将这暴乱平息下去。可谁曾想,妖魔二界早有准备,趁长留三尊前往神界之际在绝情殿里的茶水中下了一种令人难以察觉的蛊,长留剩余的弟子修为不高,浑然不觉已有妖魔潜入长留。而长留三尊怎么也不会想到妖魔二界竟如此猖狂,会前往绝情殿下蛊。因此,白子画便出了大事。

“师兄!师兄!”

笙萧默步履匆匆地前往贪婪殿,一边大声呼喊着殿内的摩严。摩严从不曾舒展的眉毛皱的更紧了些,刚要提醒笙萧默不要再大呼小叫,却被笙萧默的话惊得捏碎了置于掌中的茶盏。

“不好了师兄!掌门师兄昏倒了,身体还在不断痉挛抽搐!我也不知他出了何事,却也一时诊断不出他是何病症!”

摩严急忙起身,不多言一句便御剑飞往绝情殿,笙萧默也随之前往。

“子画,子画!你怎么了?”

此时摩严也不顾什么仪态,推开绝情殿的殿门就径直走了进去,但却被眼前的场景惊得愣在了原地。

本应由他掌门师弟所坐的位置此时被一个不过龆年的小孩坐着。那小孩一双水灵灵的眼眸仿佛有星辰一般,亮晶晶的,蝶翼般的眼睫又为这双星眸增添了一分灵动。小巧的鼻子,微嘟的嘴唇,圆嘟嘟的小脸白暂得很,嫩嫰的好似能掐出水来。

“师、师弟,这⋯⋯孩子是⋯⋯这是怎么回事?”

笙萧默摇摇头,轻声开口问那孩子: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显然是被两个不速之客吓懵了,半天才怯生生地回答:

“我叫白子画⋯⋯”

声音还是软软糯糯的童声。笙萧默走上前,轻轻抱起小子画,又询问道:

“那子画认不认识我呀?”

白子画迷茫地摇了摇头,看了看他身后眉头紧皱的摩严,便怯怯地缩在了笙萧默怀里,不敢出声。

笙萧默叹了口气,在已经陷入沉思的摩严肩上拍了拍。

“师兄,恐怕这孩子就是掌门师兄。”

摩严猛的回过神,看向笙萧默怀里的白子画,心情复杂地摸摸他的头,没有说话。

绝情殿陷入了沉寂。

“白子画!我都等了你好几个时辰了你怎么还在这绝情殿里!你是想干什么?不想去就直说,不必在这里躲躲藏藏!”

此时飞蓬已经等得不耐烦,约定的时间已到,白子画却迟迟不出现,这让他很恼火。他要让这白子画知道,惹了他飞蓬是要付!出!代!价!的!

已经踏入绝情殿,飞蓬怒气冲冲地四下寻找白子画,但看了半天也只有摩严笙萧默二人的身影,便更加怒火朝天。刚要发作,笙萧默便率先反应过来,将昏昏欲睡的白子画往飞蓬怀里一塞---

“飞蓬将军,掌门师兄不知发生了何事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就连心智也如同孩童,您看着办吧,我和师兄就先下人界处理妖魔了。告辞!”

说罢便将摩严连拖带拽地直奔人界去了,独留飞蓬和怀里的白子画在绝情殿中。

飞蓬怔在原地,楞楞地看向怀里的小团子,却不想那小团子头上一片淤青,小脸皱着,眼眶红红的,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TBC.
===============
嗯,飞蓬那个面瘫大发雷霆是有原因的,毕竟是面对子画对吧,还有景卿的小秘密大家应该猜出来了吧?🙈🙈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