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废报纸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飞画」无题

◎这里夕瑶设定为飞蓬知己。不!是!暗!恋!

(*ゝ_●・*)ノ=s=t=a=r=t======

第二章
白子画这么一哭,飞蓬彻底懵了。

“你别哭啊⋯⋯”

飞蓬手足无措地拭去白子画脸上的泪珠,却一不小心碰到了他额头上的淤青。白子画吃痛地“嘶”了一声,哭得更加凶猛。飞蓬没有办法,只得搂紧白子画,带他御风飞往神界。

“夕瑶,你来看看这孩子!”

飞蓬一上神界便径直向神树的方向飞去,冲神树下坐着的那名白衣仙女喊着。

夕瑶缓缓起身,对飞蓬微微一笑,接过他怀中还在小声抽泣的白子画,一眼便看到了白子画额头上那显而易见的淤青。纤纤细手覆于那片青紫之上,注入些许神力,再移开时,淤青已然消失不见。

“你摸摸,还疼吗?”

白子画只感到神仙姐姐的手盖在自己的额头上,那块被磕到的地方就不疼了。带着些许疑惑地伸出小手摸了摸,果真不疼了,便昂起头对夕瑶绽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谢谢神仙姐姐!”

夕瑶被这个称呼逗得抿唇一笑,却也不更正。捏了捏白子画软软的小脸,柔声问他: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他是白子画。”

不等白子画出声,飞蓬便抢在白子画之前回答了。

“什么?他就是白子画?那个长留掌门?”

“没错。”

“可他怎么⋯⋯⋯怎么会这么小?”

飞蓬叹了口气,有些愤愤地答道:

“我也不知他为何会变成这样,但可恨的却是那笙萧默与摩严,把这白子画交与我看管,自己倒下凡对付那妖魔去了。”

(人界正在与妖魔斗争的长留二尊忽然打了个喷嚏。)

夕瑶起唇,刚想说什么,便看到一天兵来到三人面前,说是天帝召飞蓬和白子画到到大殿去。夕瑶的话被打断,也不恼,只是将白子画轻柔地放到飞蓬怀里,嘱咐了他几句,便催促飞蓬去面见天帝。

飞蓬对夕瑶点点头,起身快速飞向大殿。白子画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搂紧飞蓬的脖子,惹得飞蓬弯了弯唇角。

“飞蓬参见天帝。”

到了大殿,飞蓬放下白子画,向天帝行礼。白子画看了看飞蓬,又看了看天帝,也学着飞蓬的样子向天帝行了个礼。

“子画参见天帝。”

白子画还小,虽然礼仪是学得惟妙惟肖,但那稚嫩的声音却怎么也学不来飞蓬威严的气势,怎么看怎么可爱。

果然,大臣们听到白子画的声音,都抬头看向他,见到他那可爱的模样全部低声笑了。白子画看看四周,似是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笑,但看得他不禁有些害羞,一下子就窜到了飞蓬怀里。这下连天帝都忍俊不禁,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飞蓬将军,这孩子是⋯⋯”

“回天帝,这便是长留掌门白子画。”

这个回答犹如一道惊雷在众神头顶炸开,大殿瞬间就不安静了。

“什么!他就是白子画?”

“怎会这样小?”

“这心智如同孩子,他真的是长留掌门?”

“人们都说这白子画清冷无比,可他为何如此依赖飞蓬?”

“天帝,您看这如何是好?”

飞蓬并不理那些大臣,只是直视着天帝,与他商量对策。

天帝捏捏眉心,看着不断往飞蓬怀里缩的白子画,哞中闪过一丝狡黠。冲大臣们挥挥手,示意他们安静,又装作无奈的样子对飞蓬说道:

“飞蓬啊,你看白子画如此依赖你,不如就让他暂且和你住在一起吧。这长留掌门和神界大将军来往密切,也可以使神、仙二界更团结不是吗?”

飞蓬一听,下意识想反对。可一看揪着自己领子的白子画,却不知道为什么从心底生出一股不舍,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TBC.

==============

当然会不舍,那是你毕生最爱啊飞蓬,不要大意地扑上去吧=͟͟͞͞(๑•̀=͟͟͞͞(๑•̀д•́=͟͟͞͞(๑•̀д•́๑)=͟͟͞͞(๑•̀д•́ ٩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