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废报纸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飞画〗无题

◎好久不更文了,这是因为我去补作业了(捂脸遁走)
◎嗯⋯⋯上一条似乎暴露年龄了(继续遁走)
◎前两天的“梅长苏的身孕”事件,我有个脑洞,嗯,虽然还没码字(还在遁走)

(*ゝ_●・*)ノ=s=t=a=r=t========

第三章
天帝见飞蓬答应了,自然是高兴的。但转念一想,当下妖魔猖獗,神界需随时保持警惕,不好让飞蓬随白子画去仙界。但飞蓬日复一日地守在南天门,自己也从未给他安排过一所住处。虽说飞蓬身为神界第一大将军受点风吹日晒(?)不要紧,但不能让仙界的上仙和他一起守门,并且还是作为一个孩童的上仙。

于是堂堂天帝在一盏茶的功夫里频频皱眉,大臣们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飞蓬则一直蹙着眉,思考方才的情愫到底从何而来。

大殿陷入了沉寂。

白子画从飞蓬怀里悄悄抬起头,看着天帝沉思的脸。聪明如他,白子画略微思考了一下,便知道天帝苦恼的根本了。

“天帝爷爷。”

白子画奶声奶气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尤为突出。

“嗯?子画你有何事?”

天帝从思绪中回过神,抬眼望向白子画。

“天帝爷爷,子画可以和飞蓬哥哥一起住在这里吗?”

“当然可以。只是飞蓬日夜坚守南天门,没有一所住处,但最近天下并不太平,飞蓬也需留在神界,不能与你同去仙界。这⋯⋯唉!”

天帝重重地叹了口气,脑中仍是一团乱,不由得有些烦躁。

“没关系的,天帝爷爷,飞蓬哥哥去哪我就去哪。”

说罢还冲飞蓬绽出一个可爱的笑容。飞蓬被这笑震惊了,不由得也向白子画弯了弯嘴角,眼里带着不自知的温柔。

白子画看到飞蓬笑了,更加开心。回过头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天帝,还带着小小的得意。

天帝看着白子画的表情哭笑不得,却也佩服飞蓬的魅力。刚想交代飞蓬几句,却发现飞蓬嘴角小小的弧度。

这可是对夕瑶都从未有过的表情!

天帝有些惊诧,但也只是埋在心底,笑着逗了逗白子画,看到他鼓起了包子脸,才让飞蓬带着白子画退下了。

等到二人的背影淡出自己的视线时,天帝隐去了笑容,挥手遣退了一众努力缩小存在感的大臣,随即招来月老,询问他飞蓬此世的姻缘。

他本在心中隐隐有一个想法,然而等心中的疑惑得到解答时,他忍不住再次叹气。

“恐怕,这就是天意吧。”

大殿门外,本有要事要上报天帝的飞蓬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他分明听到月老亲口说:

“回天帝,飞蓬将军的红线生生世世都与白子画上仙相牵连。”

◎对不起国家啊,开学初三实在分身乏术,可能开启不定期更模式⋯⋯

评论(8)

热度(17)